信用钦州 > 典型案例 > 失信案例
  舅甥争夺宅基地,强制执行明权属

  来源:   时间:2020-11-30

 

为切实解决执行难,彰显法律权威,保障申请执行人合法权益,11月11日上午,钦北区法院组织开展了一次强制执行活动,以实际行动向“执行难”亮剑。 

点兵朝发为执行 

8时20分,天光已熹,秋风萧瑟。按照既定计划,钦北区法院参与李某与何某返还原物纠纷一案执行活动的27名干警在该院大门口准时集合、整装待发。在听取了该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刘星彬的简短动员讲话后,执行人员立即紧张而有序地驱车奔赴钦北区贵台镇执行现场。 

舅甥相争两生怨 

9时45分,执行人员来到位于贵台镇的执行现场时,见到了年已古稀的被执行人何某。何某谈起他与李某为了争夺宅基地而舅甥反目、积怨成仇的往事,仍然愤慨不已。他反复地对执行法官念叨:“李某做得如此绝情,这是早就不把我当亲人了。” 

何某与其外甥李某的矛盾要追溯至三十多年前。1984年4月间,何某在贵台镇的一处宅基地上建房两间。然而根据1989年4月20日钦州市人民政府颁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所示,此处宅基地的登记使用者为李某。因此,何某和李某多年来一直为这块宅基地的权属问题而争吵不休,经当地司法所多次调解,双方也未能达成和解,亲缘关系在相互的指责与怨忿中早已消磨殆尽。 

案件易判怨难解 

2019年2月,李某将何某起诉至法院,要求何某拆除宅基地上的建筑物并将宅基地归还其使用。该案经钦北区法院一审、钦州市中院二审,均认为,根据我国物权法、土地管理法的有关规定,宅基地使用权属于用益物权,是不动产权,不动产物权的设立,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则不发生效力,而申请取得宅基地的人必须是该村集体组织的成员。该案争议的宅基地属于钦北区贵台镇某村民小组集体所有,何某不是该村民小组成员,而李某则为该村民小组成员,且钦州市人民政府颁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上登记的土地使用者为李某,因此一、二审法院均对李某主张其是该案争议宅基地使用权的所有人予以确认,并认为何某继续占有并拒绝返还宅基地已构成侵权,判令何某拆除腾退宅基地上的旧瓦屋火砖、木料并将宅基地归还李某使用。 

然而何某并不服判决结果,坚称自己是为了办证方便才以李某的名义办证,他自己才是争议宅基地的实际合法使用人,李某只是代持却不顾亲情鸠占鹊巢。争议宅基地上的砖瓦房已经在三十多年的风吹雨打中破败不堪,早已不能住人,剩下的断瓦残垣在贵台小镇的热闹与喧嚣中沉寂,合着何某对外甥李某的怨与憎一起,最终长成了他心中的一根难以拔掉的刺。 

于是,在得知李某申请执行要求其履行生效判决所确定的义务后,心有不甘的何某选择了抗拒,拒不履行义务,致使该案一直不能执行完毕。 

执行劝解慰心伤 

10时20分,在贵台镇综治办、派出所、司法所等单位的协助和钦北区检察院的现场监督下,钦北区法院组织民工对争议宅基地上的旧瓦屋进行强制拆卸。 

何某站在对面的街边,看着旧瓦屋在挖掘机的机械操作中轰然倒塌,眼中一片茫然。“这是我亲自拉来的建材,每一砖、每一瓦都是,当年没有汽车,我就赶马拉着辆小木车,一趟趟地运齐了建这间屋所需的建材。”他对着执行法官喃喃地说道。 

为了安抚何某的情绪,负责指挥本次执行行动的钦北区法院执行局局长陈凤富和副局长揭光业、覃小丽,以及执行法官韦业升等人,轮流上阵对其进行劝慰。经过一番耐心的释法理、道情理以及聊家常,何某对法院的强制执行表示了理解。 

“我明白,这是你们的工作,你们也只是依法办事,我也不想为难你们,我只是气不过李某这样对我……” 

12时10分,随着最后一辆运送残砖的泥头车驶离,强制拆除执行工作基本结束。何某依照执行法官的要求在执行笔录上签字后,没有再看一眼已经被夷为平地的宅基地,便转头离开了执行现场。至此,该案得以顺利执结。 钦北区法院  

 

 

 

 

 

 

 
 
主办单位:钦州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钦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人民银行钦州市中心支行  
联系电话:0777-3682336 邮箱:qzsfgwxyk@qinzhou.gov.cn  
桂ICP备 10005983号-1  桂公网安备:45070302000553  
技术支持:钦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电子政务中心、钦州市经济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