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支持IPv6
当前位置: 首页 > 概览钦州 > 钦州名人

丹青不渝不负韶光

——记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徐悲鸿画院副院长梁朝水

2019-02-18 11:33 来源:钦州日报 字体: 【打印文章】

  从小山村的调皮小子,蜕变成国家油画大师;从以画为生活,到以画为生命;从『烧炭成笔』的岁月,走到如今倾力帮助家乡壮大绘画人才队伍。梁朝水用自己的奋斗历程,展示了钦州儿女在外打拼的坚韧与不懈。

  开栏语:

  钦州,坭兴古都,魅力之城;钦州人,勤劳实干,奋发进取。

  今起,本报开栏“天南地北钦州人”,寻找打拼在五湖四海、全球各地的钦州优秀人物,用他们的经历、事迹、故事,证明钦州人的聪明与智慧、勤劳与勇敢,开拓本土读者的视野,凝聚身处五湖四海的钦州人共同建设家乡的热情。如果你有“天南地北钦州人”的人选推荐,请致电0777-3680067联系本报编辑部。

  莫把丹青等闲看,无声诗里颂千秋。他的油画,以不同的色彩,丰富的层次,揭示出大自然难能诉诸文字的深刻内涵,以震撼人心的力量,表现了生命的博大深沉。

  梁朝水,钦州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徐悲鸿画院副院长。若用里尔夫的一句名言描述他对油画的刻骨深情,便是这一句:“在油画的后面,跳动着画家的脉搏,在塑像之中,呼吸着雕刻家的灵魂。”很多时候见到梁朝水,都是在画布前凝神沉醉画中世界的样子。在色彩的缤纷下,随着想象的思绪,他用那双创造的双手在画心布上凝固心中永恒的美。

  吃工分的年代,爱画画的小子烧炭成笔

  梁朝水出生在钦北区小董镇的一个小山村,叫鸡德岭村。村里还健在的老人说,对梁朝水记忆很深,因为他是当时村里唯一考上大学的乖娃子。他很皮,经常被生产队队长以及爷爷和爸爸满村子撵着打,只因他把粮仓的白墙当画纸画得一塌糊涂。然而,他的乖与皮都只有一个因子——爱画画。

  当时由于贫困,很多小孩上完小学或初中就不上了,回村劳动,挣工分,失学的人不少。

  到80年代,已经十几岁上了初中的梁朝水在父辈的棍棒教育下度过了他的童年。别的孩子撵鸡斗狗、摸鱼捉虾,而他唯一的兴趣是绘画。找到一个空白的地方涂鸦一番就是他的童年最爱的游戏。生产队粮仓外的白墙、邻居家的院子墙、家里的空白的场地,甚至是村里晒谷子的晒场,几乎遍布他的“杰作”。

  当然,当时的梁朝水的绘画纯属于小孩子的胡乱涂鸦。考上初中就读小董中学后,学校开设有专门的书画课,虽然只是简单的素描学习,但梁朝水却如鲲鱼入江河,对绘画的兴趣和热情一发不可控。而这位教授书画班的名叫陈能杰的老师让梁朝水感激不已。因为,是他为梁朝水在绘画一途启蒙,为他打开了通往绘画天堂的第一扇门。

  绘画被梁朝水整个世界中的人反对,爷爷和爸爸打过、骂过,生产队里的队长屡次教育过。为了不挨骂挨打,梁朝水开始把他的绘画“事业”转向“地下工作”。晚上趁家里人睡着后打着手电偷偷在被窝里画。而电池的使用是有限的,也是需要钱的。为了画画,他利用放学时间上山打柴火,挑到镇圩上卖了换电池,然后再继续被窝里“奋发图强”。“记忆中,我没有买过一支炭笔,都是捡别人不要的。”他说,“我偷着空除了上山打柴就是偷偷在山上找一些松树杆,耐心的一点点烧成炭,找一条废布条一绑就是我的素描碳笔。”

  那个年代,不仅仅因为家里穷,更多的原因是家里长辈的反对,认为他不好好专心读书,画画简直是“不务正业”。如今看来,对于绘画,是梁朝水执着了大半生的一件事。

  青春献给了自己喜欢的事业

  时光荏苒,烧炭成笔的岁月一晃就到了高考时候。1990年那个夏天,当梁朝水从学校领回广西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回到村里的时候,爷爷爸爸既高兴又无奈。“你终究还是选了这条看不到头的路。以后的路你只能靠你自己。”梁朝水至今仍记得临行前父亲跟他说的话。带上行囊,怀里揣着那个对他又爱又恨的生产队长临行前塞的十块钱,蹬着家里那辆锈迹斑斑的自行车,奔向了他的梦想之路。梁朝水开玩笑地和记者说:“我能不争气点吗,那许多年的撵打不白挨啦?”“当时可不像如今的交通那么发达,离开钦州,去学校100多公里的公路就靠两条腿蹬着自行车去咧。”梁朝水回忆起那些远去的往事。

  虽然大学的学杂费国家包了,每月有30多斤粮食,一个学期五张画纸(一张等同于六张大书桌拼在一起)。但这是不够的,其他绘画材料学校是不额外负担的。而家里4个弟弟妹妹需要养活,已经没有余力负担梁朝水的任何费用。为了学习的需要,梁朝水不得不省吃俭用,利用空余时间做家教、为私人老板画布景、做广告图绘制,尽一切努力为自己挣颜料钱。

  命运有时候并不会厚爱热爱生活、勤劳肯干的人,如此咬着牙关坚持了两年,家里的贫困依然拖了梁朝水求学的后腿,现实的残酷逼迫梁朝水不得不作出休学的决定,外出打工。

  梁朝水有时候自嘲是个犟驴,“硬颈”(钦州话)。他把这种脾气用在了他最爱的绘画上,辗转广州、香港,无论找哪份工作他执着于找与绘画有关的,要不宁愿不做,他说,他就算工作也不能放弃绘画,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没有了绘画我就如同失去了灵魂。

  数年之间的打工生活,他辗转于广州、香港等地,画过布景、接过雕塑的活。2008年春,在这一年,他找到了他绘画生涯中最重要的转折点。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在中央美院看到了曾经的老师和师兄们的作品。老师和师兄成功了,走进了首都,走进了美术的神圣殿堂。“他们没有放弃。为什么我要放弃?”梁朝水形容不出他当时那种瞬间顿悟的感觉,他迫不及待地联系他的老师和师兄,迫不及待地回广州变卖了在广州的一切,毅然决然的投身进中央美院油画系进修。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当一个人燃起浑身战意,就没有什么风雨再能令他却步、退缩。

  从踏进中央美院的那一刻起,梁朝水如脱胎换骨,全身心投入了他新的征途。不得不说在外辗转的数年梁朝水在艺术创作上也是有许多收获的,绘画水平和成长阅历的成熟积累,让梁朝水最后通过艺术的形式表现出属于自己的作品来,即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与特点,从而进入自己主观意图的创作之中,来表现自己对世界、对人生的认识和看法。

  一回眸,已是经年。烧炭成笔的小子如今已是国家一级美术师,他把青春热血都燃烧给了他最喜欢的事业。“我很幸福,最爱的兴趣成了最喜欢的事业。”他轻轻地说。

  毁画两百幅,只因画不出满意的那幅

  他走过戈壁、滩涂、大草原、荒漠,去过大海边、山村里、高山上、溪流边。他把眼睛看到的风景搬到了画布上,跟随脚步绘成千山万水。“绘画是一个用时间演练的过程,用心练出自己想要的画面。绘画也是个修炼人性的过程,急不得,一笔一笔,一切都要用心去做。”可即便他的画作被许多人推崇,也获奖无数,他却仍然心中遗憾,“我心里有座高峰,我攀不过去;我心中有幅画,我画不出。”所以,他曾经很“残忍”的毁掉了随手而作的两百多幅画。

  对于艺术,他对自己要求很高。对于艺术,他说,学无止境,要为艺术做一辈子的学生。他进修过北京画院高研班、北京中青年文艺高级研修班,定期出国学习交流,至今他到过美国等二十多个国家观摩学习,不断锤炼和提升自己的艺术功力,“我不断期待着,希望有一天画出心中最满意的画。”

  梁朝水至今有三十多个代表作品入选各个美术界奖项,其中《暖阳依旧》入选了第十二届全国美展,这是五年一届、全国最高的绘画展览。

  绘画让梁朝水收获了很多荣誉和头衔,也收获了美好的爱情。“如果你想要踏实,你就得踏实;如果你想遇到一个让你欣赏的人,那就得让自己具备他人欣赏的特质。如果你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那就让自己能够和她并肩同行。先变成自己喜欢的自己,再遇见一个无须取悦的人。”这是梁朝水的妻子祁颖对梁朝水的“告白”。祁颖因画与梁朝水结缘,因梁朝水从此爱上绘画、爱上夫妻携手沉醉画海的生活。

  十年北行,思乡之情泼墨成画

  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

  在离家几千公里的首都北京沉浮于美术界至今十年,梁朝水心里对家乡的思念和牵挂从未间断。早把父亲接到北京的他,每年都抽空陪老父亲回钦州转一转。“家乡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美了,车水马龙、繁花似锦、高楼林立。记忆中,小董到钦州30多公里路是泥泞不堪的二级公路,凹凸不平,现在也很宽阔平坦。时代在变,村里人变富了,这是多好的事啊……”絮絮叨叨中,梁朝水不知不觉诉说了许多。

  他把他这份浓重的思乡之情绘成了一幅幅佳作:作品《暖阳依旧》、作品《泊》、作品《古城余晖》等等皆采风于钦州。

  去年,他还组织和带领中国美协的二三十位美术大师回钦州开展了“美丽南方·广西”美术创作、写生活动。作为我市五届政协委员的他,也一直关注钦州的美术事业和人才发展。他说,钦州其实是一个很有文化历史底蕴的城市,近年来也涌现出一批水平较高的青年画家,如钦州四中美术老师谢明、市一中美术老师董光辉、钦州水彩画家协会主席余传伟等。下一步他将加强和钦州本土画家们的紧密联系,多交流学术,共同进步,并想办法把大家的资源整合起来,努力推动钦州的文化艺术的发展,进一步提升城市品位和层次,把钦州的美好风光更好地推介出去。(记者吴扬雪)

设为首页| 收藏网站| 网站帮助|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站点地图

主办:钦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承办:钦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电子政务中心  

桂ICP备10005983号-1|桂公网安备:45070302000553号|网站标识码:4507000042